当前位置: 首页  |  首页大图

首页大图

中心主任刘云教授应邀参加在上海召开的“未来新经济—生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模式”峰会

作者:叶选挺 来源:CSAIM 时间:2015-02-17

    2015年2月8-9日,由民间智库、德稻集团德稻环保金融研究院(Institute of Green Investment,以下简称德稻 IGI)主办的“未来新经济—生态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模式”峰会在上海召开。40多位国内外知名的生态经济学者、管理专家、金融家,深入研讨如何让金融资本与自然资本携手,用市场手段建立可持续发展的环境治理机制,共同为经济发展做贡献。峰会上发布了《自然资本未来新经济上海宣言》,旨在探讨用市场机制引入可持续的环境治理资金;通过研究建立科学方法和金融模型,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主导作用;探索新常态下的新经济发展方向,着力改变政府财政投入解决环境问题的现状;建立金融资本向自然资本(Natural Capital,简称“NC”)的投资模式,实现 GDP与自然资本的双增长;寻求以市场手段引入环保资金的融资机制及回报法则,为区域可持续发展提供理论评估依据以及切实可行的转型策略与运行模式;探索金融机构、 政府、自然资本投资企业、社会力量、中介机构五种力量的协同创新机制。
      峰会还对“三亚市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项目阶段性成果进行了发布与论证,该项目是德稻IGI与三亚市政府的合作项目,也是我国首个地级市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的研究工作,将对三亚市的“绿色崛起”和生态经济发展战略实施提供重要的决策支持,也为我国践行自然资本与金融资本的融合发展,实现自然资本与GDP的双增长,促进地方生态经济可持续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提供示范。
     该项目汇集了北京大学、同济大学、中科院生态所、 中科院湖泊所、国家海洋局第一研究所、北京理工大学、南京农业大学、上海园林科学研究所、上海师范大学等机构的专家共同参与,并成立了国际专家指导委员会协同推进。专家指导委员会成员有:“全球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概念创始人 Robert Costanza(康世坦)、《自然资本论》作者 Hunter Lovins(陆维生)、曾任职国际湿地保护公约的湿地修复专家 Kevin Erwin(李若云)、国际生态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百炼等。
      我中心主任刘云教授参加了《自然资本未来新经济上海宣言》的起草和修订,刘云教授领导的研究小组与德稻IGI合作,参加了“三亚市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项目的研究工作,在监测分析国内外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理论、方法,结合三亚特点构建生态系统服务指标体系及价值评估模型等方面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刘云教授作为特邀专家参加峰会


与会专家鼓掌通过《自然资本未来新经济上海宣言》

 Robert Costanza(康世坦)做主题发言

 博鳌论坛前秘书长龙永图先生做主题发言

 与会专家分组讨论

大会专题研讨 


与会专家合影


 
《自然资本未来新经济上海宣言》
       为了人类祖先的荣誉,和后代更美好的未来,我们应该对赖以生存的地球负责。现在人类有能力并且应当承担起这一责任,为地球上的人类及所有生命创造出更安全的环境。
        自然资本,由自然资源及其产生的生态系统服务所构成。自然生态系统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支撑着人类的生存和经济发展,并且给商业和社会带来直接及间接的利益,却一直被忽视。自然资本和金融资本是经济发展的两个重要的资本类型。但在传统经济发展模式下,金融资本通过杠杆作用,巨大地扩张能量,使人类欠下自然资本的巨额负债。人类应该认真反思和重塑经济增长模式,建立有投资价值的自然资本新经济体系。
       我们的目标是:从人类福祉出发,在可持续发展框架下,设计包含自然资本的未来新经济体系,使金融资本与自然资本主体双向协同并交融,达到多赢的结果,产生价值体系互换,使金融资本有可持续的投资回报,自然资本增长有乘数效应。建设新经济体系,才能实现人类的幸福。
行动纲领
为推动金融资本和自然资本的携手合作,探索践行可持续发展的新经济模式,我们提出以下绿色金融和绿色投资的行动框架和基本主张:
(1)建立区域自然资本负债表。以三亚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为入手和示范,构建区域自然资产价值评估模型和评价体系,尽可能精确、完整地反映和体现自然资本的价值,为规划、管理、评估区域可持续发展,为衡量绿色投资绿色金融的回报,提供科学的分析工具。
(2)建议发展健康的GDP与自然资本(NC)双增长模式。区域可持续发展要有自然资本指标,强调经济增长与自然资本的协同发展,要充分发挥自然资本投资对健康的GDP和区域社会福祉的推动作用,为区域经济增长和可持续发展注入新的绿色动力。
(3)投资关键的自然资本领域。选择自然资本稀缺并且制约经济增长的地区和部门,通过编制和发布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引导金融资本投资于关键的自然资本。探索在市场化程度高并且对健康的GDP领域促进作用大的自然资本领域,金融资本在促进自然资本乘数增长的同时,可以获得可取的投资回报率。
(4)开展面向自然资本的PPP模式。面向自然资本的PPP模式不仅是传统的公私合作伙伴关系(public-private-partnership),更是更广泛的社会联盟(public-private-people)。个人、企业、政府各自投资自然资本都有缺陷,而第三个P(people)超越伙伴关系,具有公众参与的意义。从基础设施领域转向自然资本投资的PPP模式,强调政府具有公共服务功能的同时,鼓励各种类型的资本进行自然资本投资,探索市场配置资源在自然资本发展中的作用,使之逐渐发展成为完善的商业投资体系。
(5)投资自然资本需要五方面力量参与。发动政府,自然资本专业企业、金融投资机构、社会力量、第三方中介这五种力量,相互合作妥协,共同为绿色转型和绿色发展发挥各自的功能和作用。
未来在操作层面,首先由专业机构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了解自然资本整体状况后,政府提出改进目标,竞争性引入专业自然资本投资者。经过第三方在项目前后的独立评估,如果项目实施达到目标,政府给予基准回报,超出目标部分,与投资者分成;未达到目标投资者承担后果。